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國史辨析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社會史 >> 婦女社會生活史
第一次全國普選中的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問題研究
發布時間: 2019-11-11    作者:張致森    來源:國史網 2019-07-25
  字體:(     ) 關閉窗口

  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以解放婦女、賦予婦女平等的政治權利為己任,婦女參政情況是衡量婦女解放程度的重要標志之一[1],也反映出國家政治生活民主化的程度。大力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并使其中的優秀分子當選為人大代表是提高婦女政治權利的前提。在第一次全國普選中,個別試點地區在培養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工作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從而影響了對基層婦女人大代表的培養。在中共中央領導下,各級黨委和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培養了大批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從而為實現婦女代表在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中占有一定的比例奠定了基礎。目前,學界對于第一次全國普選中的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問題僅在涉及新中國成立初期婦女人大代表問題時有簡短論及,(相關研究成果主要有:《當代中國婦女》,當代中國出版社、香港祖國出版社2009年版;楊湘嵐主編:《新中國婦女參政的足跡》,中共黨史出版社1998年版;劉智、史為民等:《數據選舉——人大代表選舉統計研究》,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1年版;周長鮮:《婦女參政:新中國60年的制度演進(1949~2009)》,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9年版;董妙玲:《試論中國婦女參政的歷史與現狀》,《河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95年第4期;韓賀南:《新中國參政婦女群體結構的變化及其原因與影響》,《中華女子學院學報》1998年第3期;董妙玲:《中國共產黨與新中國的婦女參政》,《中共黨史研究》2000年第3期;闞珂:《60多年,始終為提高婦女代表比例努力著》,《中國人大》2017年第21期;等等。)缺乏深入探討,本文通過考察第一次全國普選中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的培養工作,探討中國共產黨提高婦女政治權利的歷史經驗。

  普選試點地區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工作的開展

  1953年1月13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20次會議決定:“一九五三年召開由人民用普選方法產生的鄉、縣、省(市)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并在此基礎上接著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2]接著,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成立了以劉少奇為主席的中央選舉委員會,負責指導全國選舉工作。4月3日,《中央選舉委員會關于基層選舉工作的指示》強調:“從今年五月到十月,為全國鄉、鎮、市轄區和不設區的市等基層單位的選舉時間。所有基層單位的選舉工作,必須于十月底以前全部完成。”[3]隨即,全國各地開展了新中國首次基層選舉工作。

  把有覺悟的、為廣大群眾擁護的婦女培養為基層人大代表候選人進而選為基層人大代表,這是開展基層普選工作的基本要求。為了防止各地疏忽或不重視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1953年2月,鄧小平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22次會議上強調:“在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選舉中,必須注意選舉適當數目的婦女代表。不能設想,沒有適當數目的婦女代表的人民代表大會,會具有廣泛的代表性”。[3](p.134)

  4月3日,《中央選舉委員會關于基層選舉工作的指示》再次強調:“代表候選人的提名,應注意到人民代表大會的廣泛的人民代表性,即應注意到各階層各民族都在人民代表大會中有與其地位相當的代表名額,尤其要注意到婦女的代表名額”。[3](p.138)但上述規定只是原則性表述。為了便于各地選出適當比例的基層婦女人大代表,22日,《中共中央關于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中婦女代表比例的通知》規定:“(一)鄉(鎮):一般應占百分之二十左右,少者應不低于百分之十五。(二)縣:一般以百分之十五至二十左右為宜。(三)省:一般以百分之十五至二十左右為宜。(四)市和城市的區:可稍高于省、縣的比例。(五)在少數民族自治區,婦女代表的比例,由中央局、分局研究決定。有少數民族的省、縣、鄉,要注意選出適當比例的少數民族婦女代表”。[4]這些文件為各地做好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工作提供了政策依據。

  普選試點地區根據文件精神積極開展了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從而為選出基層婦女人大代表打下了堅實的組織基礎。如安徽省肥西縣館驛鄉和山西鄉這兩個普選試辦鄉,由于在培養鄉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時方式和方法得當、群眾滿意,館驛鄉最終確定的33名鄉人大代表候選人中婦女代表為8名,約占代表總數的24%,山西鄉最終確定的31名鄉人大代表候選人中婦女代表為9名,約占代表總數的29%,這兩個鄉確定的鄉人大代表候選人最終都當選為鄉人大代表。[5]又如四川省內江縣工農鄉從普選試點開始就積極培養鄉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由于準備工作做得較為充分,所以該鄉人民代表中女代表占26.6%(《西南局婦委關于普選中發動婦女參加選舉的情況與今后工作意見的報告(1953年7月15日)》,《西南工作》第183期。)。再如,甘肅省臨夏縣新集鄉和古城鄉這兩個普選試辦鄉,由于重視對鄉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的培養,兩個鄉共選出53名鄉人大代表,其中婦女代表的數量都占全鄉代表總數的20%以上。[6]許多普選試點地區由于積極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其中的優秀分子最終當選為基層人大代表,因而充分保證了婦女享有參政議政的民主權利。但與此同時,個別普選試點地區在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工作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對于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標準的認識比較模糊。中共中央西南局婦女工作委員會(以下簡稱西南局婦委)指出:“不少干部和男女群眾……對于婦女中的人民代表是人民政府聯系婦女群眾的最好橋梁這一基本特點認識不夠,因而對于婦女代表往往偏重于工作資歷與能力方面和男子代表的較量,忽視我國歷史、社會等條件,不恰當地要求婦女代表與男子代表一切一樣,一切同等”,“在城市普選試驗中,發現某些城市在各行各業中醞釀人民代表候選名單時,不注意同時提出婦女人選,錯誤地認為代表中的婦女名單應一律從婦女界產生,這就忽視了一定階級或階層中的婦女人民代表有其一定的階級代表性及其不同的作用這個重要方面”。(《西南局婦委關于普選中發動婦女參加選舉的情況與今后工作意見的報告(1953年7月15日)》,《西南工作》第183期。)湖北省選舉委員會在檢查中也發現,個別普選試點地區存在“選誰都行”、“婦女不頂事”等不正確的認識。[7]

  二是忽視了基層婦女缺乏參政議政意識的事實。如江西省普選試辦鄉中“有些老年婦女認為自己沒文化,‘啥也不懂’,說‘婦女從來不管這些事情’等等”。[8]又如湖南省瀘溪縣有的婦女說:“選也是吃飯,不選也是吃飯,橫直輪不到婦女當官”,也有人說:“自己家事還管不了,還能管國事”,還有人說:“我什么也不曉得,有老板(指丈夫——引者注)去就行啦!”[9]個別普選試點地區存在沒有積極調動廣大婦女參加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的情況。

  三是教條式理解中共中央文件中關于基層婦女人大代表比例的內容,不能積極培養基層婦女代表候選人。西南局婦委發現:“有些干部把中央四月二十二日(1953年——引者注)通知規定的人民代表中婦女應占的一般比例,誤解為婦女應占的最高比例,因而當普選的人民代表中婦女所占比例高于百分之二十時(如重慶市二區歇臺鄉人民代表中婦女占百分之三十一強,質量亦達到一定水準)就機械引用中央四月二十二日通知中的比例認為‘太多’”。(《西南局婦委關于普選中發動婦女參加選舉的情況與今后工作意見的報告(1953年7月15日)》,《西南工作》第183期。)陜西省臨潼縣第二區普選試辦鄉亦存在類似問題,因此陜西省民主婦女聯合會副主任白琳強調:“關于人民代表中婦女代表所占比例,要保證占全體代表百分之十五的最低限度,不要一定控制在百分之二十,但也不要強求過高,應根據原來婦女工作基礎,及在運動中做好發動婦女工作去努力爭取,有條件者可多選,如果條件較差,就不必勉強湊數,以免影響工作,造成被動”。[10]西康省雅安縣對巖鄉有些村教條地理解中共中央關于婦女人大代表比例的規定,雅安縣對巖鄉選舉委員會發現此問題后指出:“關于婦女代表候選人的名額,只需掌握注意各階層婦女的代表性及人口、地區的代表性,防止婦女代表集中一村或根本沒有的現象,這樣才便于廣泛收集婦女群眾的意見,傳達政府決議,又便于今后代表進行工作”。[11]

  四是不積極采取措施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結果使基層婦女人大代表比例較低。如湖北省宜昌專區小溪塔鄉選出的31名人大代表中只有4名婦女代表,僅占代表總數的12.9%;[12]陜西省臨潼縣第二區有的試點鄉選出的鄉婦女人大代表的比例也少于15%;[10]而江西省高安縣筠陽鎮第二選區第六閭婦女參加普選活動的人數僅占全體女選民的12%。[13]

  在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工作中存在的這些問題嚴重影響了婦女行使參政議政的權利,因此,積極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進而選出人民滿意的婦女人大代表成為各級黨委和政府的一項重要任務。

  各級黨委和政府采取的措施

    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是選舉基層婦女人大代表的關鍵,各地在培養基層人大婦女代表候選人工作中出現的問題引起了中共中央的高度關注。在中共中央領導下,各級黨委和政府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糾正工作中存在的疏漏:

  (一)大力開展宣傳教育,使社會各界充分認識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的重要性

  受“女子無才便是德”、“男主外,女主內”等封建思想的影響,當時民眾普遍存在“女子不如男子”的觀念,如“有人說:我們的國家提高婦女的政治地位,盡力扶植婦女與男子共同前進,這固然是國家的好心腸,但是,婦女總不如男子。還有人說:婦女管家事能行,管國事不行,就是選上也得掉下來,不頂事。也有人說:婦女做婦聯會工作還行,當鄉長、區長,領導全面工作就不行;那有婦女領導男人的?這種種說法,是到處都可以聽得到的。男人這樣議論,女人也這樣議論,甚至不少干部也這樣議論”。[14]可見,要做好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必須加強宣傳教育,使社會各界充分認識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的重要性。中華全國民主婦女聯合會宣傳教育部副部長李屺陽強調:“實現男女在政治地位上的平等權利,需要注意在普選中進行廣泛而深入的宣傳鼓動工作,爭取把最大多數的婦女選民動員起來,熱烈地參加普選運動。各級婦聯組織在婦女群眾中的宣傳鼓動工作做得越深入、越好,對女代表候選人的當選就越有保證。同時,我們也不能忽視向廣大人民群眾宣傳婦女參加普選的重要意義和廣泛宣傳介紹女代表候選人,批判那種輕視婦女參加政權的各種封建思想。反過來,我們如果不能以大力注意認真做好宣傳鼓動工作,那末,代表婦女中的名額和婦女比例,將會缺少實際保證”,“應注意在一般群眾集會上,也進行有關婦女應參加普選的宣傳,說明本地區婦女在生產建設和政權建設中的實際作用,打破男子不相信婦女能辦國家大事的不正確思想,并為在男女群眾中提出女代表候選人做好思想準備工作”。[14]

  各地采取了易于被群眾理解和接受的方式進行宣傳。如陜西省臨潼縣在男子中進行了男女平等的教育,主要是用“算賬”的辦法說明婦女對社會的重大貢獻,從而糾正男子普遍存在的“老娘們不頂事”的錯誤認識。[15]此外,還“以模范女縣長、女區長、女鄉長、女代表等真人真事向群眾進行宣傳,以此逐漸克服對(婦女——引者注)當代表的各種不正確認識”[10]。又如吉林省懷德縣的基層普選試點工作組以婦女在生產中的作用為題發動群眾展開討論。“在討論中,大家談到推廣肇源縣豐產經驗中,婦女們能保苗、間苗、薅苗;婦女們除去干這些活外,還帶娃娃,做飯,管家事。因此,群眾認為:假若沒有婦女做這些事情,男人也不能好好生產”。經過討論之后,群眾提出了勞動好、作風好的婦女作為人大代表候選人。[15]再如西康省雅安縣對巖鄉選舉委員會采取了諸如“一家輪流開會”(即今天男子去,明天婦女去)以及主動為老人、婦女上門補課等辦法進行宣傳。[16]經過宣傳教育,社會各界基本認識到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工作的重要意義,為做好培養基層人大婦女代表候選人工作奠定了思想基礎。

  (二)大力提高基層婦女的民主意識和參政意識,激發她們參加基層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的熱情

  做好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的關鍵是調動基層婦女的政治參與熱情,提高她們的民主意識和參政意識。但受封建思想的影響,婦女在家庭中基本上處于從屬地位,參與的社會活動少,對成為基層人大代表候選人沒有信心;且許多婦女缺乏民主意識和參政意識,沒有意識到當選為基層人大代表與自身民主權利的關系,因而對培養基層人大代表候選人工作并不熱心,甚至覺得與自己無關。針對以上情況,對于各級黨委和政府而言,普選中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培養基層婦女政治參與的自信心和積極性,激發她們參加基層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的熱情,從而將其中的優秀分子培養成為基層人大代表。所以陜西省民主婦女聯合會在總結臨潼縣第二區11個鄉普選試點工作的經驗時指出:成立各級選舉委員會時要吸收婦女參加;訓練普選干部時也要吸收一定數量的婦女積極分子參加,“并須專講普選中如何發動婦女的問題”;普選運動一開始就必須在各種組織中,“有計劃有組織地吸收女積極分子參加,以此廣泛聯系婦女群眾并通過政治教育和實際工作鍛煉,推選和培養婦女代表候選人”。[10]

  為了做好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各級黨委和政府都注意提高基層婦女的民主意識和參政意識。如山東省濟南市第二區選舉委員會特別向婦女進行了宣傳教育,“教育的內容,主要是講解廣大婦女在各項斗爭中和各種工作崗位上所起的巨大作用,以及涌現出的生動具體的模范事跡,以打破她們的自卑感”。[6]黑龍江省各地在宣傳中“著重指出普選對婦女的切身利害關系,進行新舊社會的對比,啟發她們的主人翁感覺,結合講解當地的婦女模范人物,鼓舞她們參加選舉的熱情”。[17]西康省雅安縣對巖鄉“著重發動婦女參加選民小組活動,用個別動員辦法,督促她來參加選民小組討論會,這樣婦女就和男人一樣,不斷的提高對普選的認識,和人民當家作主的精神”。[18]經過教育,各地基層婦女提高了參政議政意識,激發了她們積極參加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的主動性。

  (三)明確規定基層婦女人大代表的比例,從制度上保證了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的順利進行

  1953年6月,中央婦委指出:“中央選舉委員會關于基層選舉工作的指示中規定‘代表候選人的提名,應注意到人民代表大會的廣泛的人民代表性,即應注意到各階層各民族都在人民代表大會中有與其地位相當的代表名額,尤其要注意到婦女的代表名額’是完全必要的……各地婦聯應督促并協助當地選舉委員會,加強對群眾的宣傳教育,有意識地培養女候選人,使上述規定能充分實現。這種婦女代表名額的比例,黨中央已用內部電報通知各地,望各地領導上加以掌握,但不宜變為硬性的規定,在形式上勉強湊數。婦女代表在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中所占比例的多少,應根據原有的婦女群眾工作基礎及當前的工作去爭取。原來婦女參加政權工作的人數較大,而且能起實際作用者,婦女代表的數量當然可以多一些,不要故意降低;如果婦女群眾工作基礎差,原來婦女參加政權工作的人數不多,經驗很少的地方,也不要勉強湊數,以免流于形式”。(《中央婦委覆西北局婦委關于發動婦女參加普選運動應注意的幾個問題(1953年6月)》,《西南工作》第175期。

  各地結合本地實際對基層婦女人大代表的比例做出了具體規定,如湖南省長沙市北區選舉委員會明確規定:“為了保證婦女有充分的參政機會,應使婦女的代表名額達到百分之二十以上”。[19]各地對基層婦女人大代表比例的規定是對《中共中央關于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中婦女代表比例的通知》的貫徹落實,在客觀上保證了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的順利進行。

  (四)積極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

  重視對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的培養,這是保證一定比例婦女當選為基層人大代表的關鍵,但物色優秀的、為大多數群眾擁護的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并有意識地加以培養是一項復雜的工作,因此《人民日報》發文指出:“在醞釀候選人時,應善于引導群眾主要從政治上、勞動上、工作作風上來著眼,不要機械地與一般男子代表比較,現在有些地區因為宣傳工作做得不好,形成對婦女代表要求過高的不合理現象,甚至提出婦女代表一定要‘沒有孩子’、‘手腳利落的’,這顯然是不對的”。[13]李屺陽強調:“對女代表候選人的提出,全體婦女要予以最大的關心,因為男代表固然可以代表婦女,但比較起來,婦女更懂得婦女的要求和利益,因而女選民除注視整個代表的候選名單之外,特別要注意女候選人的提名和當選。為此,首先須在基層婦女代表會和婦聯組織中充分醞釀,注意選擇和培養能代表與維護全體人民利益和婦女利益的女代表候選人,做好準備工作,然后在全體群眾中廣泛宣傳,以保證在全體選民中有一定數量的婦女當選。當然這絕不是說,應該排擠男代表候選人,而應從全面的代表性出發,對男女候選人進行公正的評比,最后使男女選民群眾成為公正的鑒定人”。[14]但培養和選好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經過不斷探索,各地發現由社會各界聯合提出人大代表候選人,讓所有選民進行討論鑒別最符合民主精神,否則各地區、各階層選民會因為不了解情況而很難選出適宜的基層人大代表,因此各地推選的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都是“在選民廣泛醞釀、自下而上提名的基礎上,各黨派、各人民團體聯合反復民主協商提出的”[20]。

  為了選出滿意的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各地選民積極推選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如廣西省大苗山苗族自治區金藍鄉“第二小組的婦女們討論代表候選人時,自動地集中在一起,提出了婦女候選人。每次開會,青年們不必說,婦女們也很早便唱著山歌來了”。[21]西康省雅安縣對巖鄉選舉委員會為保證鄉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的質量,組織女選民熱烈討論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名單。[18]山東省濟南市第二區有些婦女認為:“男代表雖然可以代表婦女,可是有些事,就像婦嬰衛生吧,還是婦女代表更能了解一些”。[22]各地選民積極參加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的培養工作,為保證婦女代表在基層人民代表大會中占有一定比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各級黨委和政府的領導及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下,許多優秀婦女被培養為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由于思想政治覺悟較高、工作積極主動,她們得到當地群眾的擁護,紛紛被選為基層人大代表。據統計,第一次全國普選中全國共選出基層人大代表5669144名,婦女參加投票的占登記婦女選民總數的84.01%,選出的婦女代表占全體代表總數的17.31%。[23]大量婦女當選為基層人大代表“這一偉大的事實,再一次證明了我們國家賦予婦女同男子平等的政治權利;再一次說明了我們國家不僅在法律上而且在實際生活中實現了男女平等的原則。舊社會里輕視、奴役婦女,婦女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毫無地位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24]而且“這些優秀人物分布在城市和鄉村中,和廣大人民群眾保持著密切的聯系,這就大大有利于人民民主制度的進一步的鞏固”[25]。

  許多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被選為基層人大代表后,“把選民意見告訴政府,把政府的意見傳達給群眾”[26],成為政府與群眾聯系的橋梁。“貴州爐山縣苗族自治區第一期二十三個鄉的基層選舉中,有一百零二名婦女被選為人民代表、鄉人民政府委員或鄉長”。[27]江蘇省“南京市郊區各鄉、鎮人民代表中有三百二十多個婦女,其中有十四個并當選為鄉長或鎮長”。[28]四川省“許多女代表并被選為鄉人民政府的委員。據崇寧縣安德鄉等五個鄉的統計,在全部五十九個鄉政府委員中,有八個委員是婦女。有的女人民代表并被選為鄉長或副鄉長”。[29]還有一些基層婦女人大代表被選為縣人大代表,如“西康省藏族自治區十九個縣就有二十名女政府委員、二百五十五個女人民代表”[27]。

  基層婦女積極參政議政,表明婦女的政治權利得到了極大提高,中國共產黨實行的男女平等政策取得了顯著成效。

  余論

  中國共產黨一直重視提高婦女的政治權利,新中國的成立為廣大婦女政治權利的提高提供了政治前提。1949年9月通過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規定:“婦女在政治的、經濟的、文化教育的、社會的生活各方面,均有與男子平等的權利”,[30]從法律上保障了婦女應享有的政治權利。

  培養大批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進而選出基層婦女人大代表是實現婦女參政議政和提高政治權利的重要前提。由于中國傳統思想的影響,新中國成立前婦女基本被排除在政治生活之外。新中國成立后,婦女在各項建設事業中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國家建設不可或缺的“半邊天”。如果不把婦女中的優秀分子選到基層政權中來,“人民代表大會就失去了廣泛的代表性,我們的基層政權將會有極大的缺陷”[31]。因此,在普選運動開始前中共中央宣傳部發出的《關于普選宣傳工作的指示》就強調:“在代表候選人提名時,要注意到代表大會的廣泛的人民代表性,即注意到各階層、各民族都在代表大會中有與其地位相當的代表名額。尤其要注意選舉適當名額的婦女代表,因為婦女占人口的半數,只有這樣才能保障婦女在政治上與男子平等的權利,才能充分發揮廣大婦女的政治積極性和勞動積極性,也才能使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真正具有廣泛的代表性”。(《中央宣傳部關于普選宣傳工作的指示(1953年4月9日)》,《西南工作》第163期。1953年10月20日。)然而,普選運動開始后,個別普選試點地區存在輕視甚至忽視培養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工作的問題,從而嚴重影響了婦女參政權的實現和政治權利的提高,所以大力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是一項重要的工作。

  為了做好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培養工作,各級黨委和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由于措施有力,各地培養了大批優秀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這些候選人思想覺悟較高、工作積極負責,因而受到群眾擁護,紛紛被選為基層人大代表并參與基層政權工作,不僅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男性一統天下”的政治結構和性別結構,為廣大婦女在國家各項事業中發揮作用提供了廣闊的舞臺,而且“預示著我國基層政權將更加廣泛地和人民群眾發生更緊密的聯系”。[32]更為重要的是,培養基層婦女人大代表候選人工作推動了我國婦女參政議政的進程,為提高婦女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奠定了重要基礎。

  [參引文獻]

  [1]《當代中國婦女》,當代中國出版社、香港祖國出版社2009年版,第67頁。

  [2]《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4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版,第16~17頁。

  [3]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編:《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代表大會文獻資料匯編(1949~1990)》,中國民主法制出版社1991年版,第136頁。

  [4]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組織史資料》第9卷,中共黨史出版社2000年版,第159頁。

  [5]《肥西縣館驛、山西兩鄉普選典型試辦工作總結》,《安徽政報》1953年第8期。

  [6]《貫徹選舉法,開展普選工作》,《人民日報》1953年7月7日。

  [7]何定華:《湖北省基層選舉工作初步經驗》,中南人民出版社1953年版,第27頁。

  [8]于明春:《江西省五個重點試驗鄉完成普選工作》,《人民日報》1953年6月11日。

  [9]董純:《廣泛發動婦女參加普選運動》,《湖南選舉簡報》1953年第3期。

  [10]白琳:《關于發動婦女參加普選運動的幾點情況和意見》,《陜西政報》1953年第9期。

  [11]雅安縣對巖鄉選舉委員會:《對巖鄉二個選區醞釀代表候選人名單初步體會(1953年6月24日)》,四川省檔案館:16-16-363。

  [12]《宜昌孝感恩施黃岡四個專區普選試點結束》,《湖北日報》1953年10月8日。

  [13]《廣泛地發動婦女參加基層政權的選舉》,《人民日報》1953年7月29日。

  [14]李屺陽:《動員婦女群眾積極參加普選運動》,《人民日報》1953年6月9日。

  [15]《發動婦女參加普選的幾點經驗》,《人民日報》1953年7月29日。

  [16]雅安縣對巖鄉選舉委員會:《對巖鄉工作報告》,四川省檔案館:16-16-363。

  [17]黑龍江省選舉委員會:《黑龍江省基層普選試點工作的情況和經驗》,《人民日報》1953年6月21日。

  [18]雅安縣對巖鄉選舉委員會:《對巖鄉發動婦女積極熱烈的參加選舉大會》,四川省檔案館:16-16-363。

  [19]《一定把優秀人物選出當人民代表,長沙市北區開始討論代表候選人名單》,《新湖南報》

  [20]《北京市城內各區普選勝利結束 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選民參加投票,共產黨和工人階級的代表得到最大多數選民的擁護》,《人民日報》1954年1月29日。

  [21]張永坦:《金藍鄉選民小組采取混合編組辦法效果很好》,《人民日報》1953年8月18日。

  [22]《濟南市第二區廣大婦女積極投入基層選舉活動》,《人民日報》1953年7月4日。

  [23]周恩來:《政府工作報告》,《人民日報》1954年9月24日。

  [24]新中國婦女社:《一百四十七位女代表》,《人民日報》1954年9月21日。

  [25]《鄧小平同志向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報告 全國基層選舉勝利完成》,《人民日報》1954年6月20日。

  [26]《哈爾濱市東傅家區東原街人民代表深入選民中搜集提案》,《人民日報》1953年8月24日。

  [27]《廣大婦女積極參加國家各項建設工作》,《人民日報》1954年3月11日。

  [28]《南京市女人民代表帶領群眾貫徹國家過渡時期總路線》,《人民日報》1954年3月10日。

  [29]《全國許多地區開始基層選舉 四川基層選舉典型試辦地區婦女積極參加普選運動》,《人民日報》1953年7月20日。

  [30]《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人民日報》1949年9月30日。

  [31]《山西省人民政府關于在明年三月底以前完成基層選舉工作的指示》,《山西政報》1953年第24期。

  [32]《我國廣大城鄉婦女積極參加普選運動 大批優秀婦女當選人民代表直接參與管理國家事務》,《人民日報》1954年3月8日。

  [責任編輯:鄭?珺]

    [作者簡介]張致森,法學博士,副教授,中共貴州省委黨校黨史黨建教研部,550028。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兩彈一星歷史研究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文獻研究室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email protected]
    mg4155线上娱乐